对化工企业向乡村转移与未来布局的思考

来源:礼森园区智库 2019-09-17 16:06

慧正资讯:随着国家节能减排和环境保护力度的加大,一些高污染的化工企业在发达地区和城市无法生存,开始向乡村地区转移。在乡村地方政府片面追求GDP、乡村地区的低准入门槛以及“表面监管”下,各类化工企业借“工业反哺农业”、“产业转移”之名向乡村地区转移,给乡村地区带来了严重的环境污染和安全问题。

本文探讨的化工企业主要是环保部门监管难度较大、浪费资源、技术落后、质量低劣、污染严重、违法违规生产的中小型化工企业;另外包括部分原来较大的化工企业,由于其向乡村地区转移以后,在乡村地区监管不到位的情况下自降标准、不思进取,最后铤而走险,使自身陷入困境。化工企业向乡村转移不但会严重破坏乡村地区生态环境,更加不利于化工企业自身创新能力的提升和沿着健康的道路成长。

乡村成化工企业转移重灾区的原因

目前,对于化工企业向乡村地区转移的数量虽尚无明确的统计数据,但从近些年来各类权威新闻媒体的频繁报道以及各类环境和安全事件来看,化工企业向乡村转移已经成为一个普遍现象,这与乡村地区产业特点与监管机制有很大关系。

当地政府片面追求GDP

一些地区政府错误的“发展观”与“政绩观”,为发展地方经济“饥不择食”、不分良莠,一些污染企业打着产业转移的旗号,纷纷向农村地区转移。其中比较典型的就是化工企业,近些年来随着城市环保力度的加强,一些污染超标的小企业转而落户农村,在田野里建起厂房、竖起烟囱,肆无忌惮地违规生产。虽然化工类企业产值高、税收高,但发展产业不等于发展化工产业,农村振兴不能以牺牲环境为代价,乡村通过建设、引入化工企业提升GDP的方式得不偿失。

远离大城市的乡村地区相关部门监管不严

化工企业向乡村地区转移的最主要原因,并不是转移至乡村可以解决环保与安全问题,而是乡村地区相关部门监管力度薄弱,部分乡村地区监管多为“面子工程”,应付上级检查,甚至出现权钱交易等腐败现象。一些不具备排污、消防、应急处置能力的企业,环保要求也往往不达标,甚至有可能发生连环安全事故,无疑给整个周边地区带来无尽的环境与安全隐患。

乡村居民维权意识低

农民的环保知识比较薄弱,对污染下乡缺乏警惕和抵制,一般只有等到环境被严重破坏,身体健康受到明显伤害时才会与之抗争。另一方面,由于乡村居民思想观念的束缚,担心投诉举报触及相关人员利益可能招灾引祸,绝大多数农民只能敢怒而不敢言。

乡村地区准入门槛低

国家《环境保护法》和《环境影响评价法》对所有的建设项目都一视同仁,并不因为工厂建在农村就降低要求,但由于乡村地区环评的乏力和招商引资对基层政府的政绩诱惑,当地政府自降环境准入标准,使污染企业有了可乘之机。

化工园区在乡村地区布局给乡村带来的危害

增加农村就业岗位和带动乡村发展作用有限

化学工业大多属于知识和资金密集型的行业,由于其产业特点,决定了它并不能为当地带来很多就业岗位,反而在一定程度上剥夺了农民赖以生存的土地,带来严重的污染和安全隐患,同时多数乡村地区化工企业所带来的税收并未有效用在改善当地农民生活上。当地农民失去土地、家园环境被破坏,承担着健康和生命安全隐患,与此同时,并没有享受到化工企业所带来的收益,这与国家新农村建设和振兴乡村战略背道而驰。

危害居民生命健康财产安全

转移至乡村的化工企业大多是污染较严重的企业,在没有严格的监管下,带来的危害更甚于其在城市周边带来的危害。化工企业排放的工业废水污染了农村地区的河道、生活用水、农业用水;工业废物占用了大量的农业资源;工业废气对人体造成严重损害。陕西省华县马泉行政村、山东省肥城市肖家店村、江苏省盐城市阜宁县杨集镇东进村、三庄村等“癌症村”都是血淋淋的教训,更不用说最近几年频繁出现的化工厂爆炸事故直接带来的危害。加上乡村居民收入水平低、医疗条件差,一旦患上癌症,不是倾家荡产就是放弃治疗,只能痛苦地等待死亡。

危害乡村地区社会安定

环境的污染与破坏将在很大程度上损害农业环境资源,影响农村生产力的进一步提高。农村环境的恶化会引起集团利益的冲突,如果不妥善、及时地解决,就有可能爆发环境群体性事件,危害社会安全、破坏社会秩序。同时,听证程序、环评程序常流于形式,环境污染问题得不到及时有效的解决,村民对政府、企业会产生严重的信任危机。

对化工园区及化工企业监管和布局的思考

加强立法与标准制定,对化工园区选址做出具体科学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影响评价法》对化工厂选址距离居民区多远没有明确的规定,而是由化工企业的性质和规模来确定安全防护距离。2014年江苏省下发的《江苏省化工园区环境保护体系建设规范(试行)》规范中,规定化工园区与居住区隔离带宽不低于500米,并设有绿化带。园区建成范围和隔离带内,不得规划建设学校、医院、居民住宅等环境敏感目标。那么这一距离是否合理,乡村地区的化工区选址是否严格执行相关规范?在江苏省盐城市响水县陈家港化工园区爆炸事件中,先不说化工区500米内是否有学校和住宅,其爆炸影响范围远远超过了500米。乡村地区在缺乏监管的情况下,化工区更是随意选址,根本不考虑其选址与周边居民区的距离和环境污染所带来的影响。应加强立法与标准制定,对化工区选址从法律层面做出具体的要求,对化工区与居民区的距离做出科学的规定。

搬迁“不治病”,加强监管才是重中之重

化工厂搬迁至农村地区仅是将潜在危险和实际危害从城市转移至农村地区,如果没有严格的监管,其对于环境的影响和带来的安全隐患远比在城市更加严重,这种所谓的“产业转移”,实质上是污染转移,而非污染的消除。比起以化工厂搬迁至乡村地区这种“转移污染”的方式来“治理污染”,远不如加强对化工企业的监管更加有效。一是要从源头遏止高污染化工企业向农村地区转移,因为在农村地区的高污染企业必然不会像在城市一样,严格遵守相关的规定;二是应建立起较为完善的园区安全生产管理机构和管理机制,由市级领导直接负责;三是要加强对环评机构和环境监测机构的监管,减少“逢检测均达标”的形式主义。

化工类园区宜布局在大城市远郊区而不是远离城市的乡村

化学工业多属于知识和资金密集型的行业,单从这方面来看,化工企业本就不应该分布在乡村地区。一方面,一些高污染化工企业分布在农村的各个角落,极其隐蔽,给农村的环境监督带来诸多困难,政府环境监督部门很难监测到农村的各个角落,同时监督的成本会加大,所以对农村环境污染信息的收集、监督都会出现滞后、脱节的现象。另一方面,政府对农村化工园区管理的资金投入、人员配置、环保设施以及相应的环保技术支撑体系等都很欠缺,存在监管不到位,监督不彻底的问题。

相反,城市远郊区既远离人口密集区,又能引起所在城市环保部门足够的重视。大城市环境部门监管机制成熟、监管力度大、监管过程公开透明、严格高效,居民受教育水平高,环保意识强,可充分发挥民众监督作用。所以,化工园区布局在大城市、甚至是省会城市的远郊区,才能得到严格高效的监管。从减少污染和安全事故的角度上看,化工类园区宜布局在大城市远郊区而不是远离城市的乡村,上海化学工业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化工类企业宜向大型化工类园区集聚以便于统一监管

《国务院安委会办公室关于进一步加强危险化学品安全生产工作的指导意见》(安委办[2008]26号)、《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做好工业和信息化领域“邻避”问题防范和化解工作的通知》(工信部规函[2016]447号)、《国务院办公厅关于石化产业调结构促转型增效益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6]57号)、《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危险化学品安全综合治理方案的通知》(国办发[2016]88号)等文件均要求相关化工建设项目必须进入产业集中区或化工园区,然而并未对其进入何种级别的化工区做出明确规定,乡村区域的化工区仍然存在安全和环境问题,例如近期连云港灌南县、灌云县、盐城响水县等地化工园区相继出现安全和环境问题,这说明在远离大城市的乡村中小型化工园区同样存在着重要的安全和环境问题。江苏省盐城市响水县陈家港化工园区中出问题的企业并不是小企业,偏偏选择了技术、交通、人才等均落后的乡村化工园区,除了地价低以外,最主要的原因莫过于乡村地区监管力度弱了。所以,化工类企业应该向大型化工类园区集聚,在城市远郊区,远离居民区域布局大型集中化工区,由市级或省级环保部门直接对其监管。同时大型化工区的污染监测体系完善,污染物处理流程规范,对化工企业有严格的约束,便于政府统一监管。例如上海化工区、南京化工园区、连云港徐圩新区等。

乡村不是化工企业的“安乐窝”,更不是化工企业违规生产、逃避监督的庇护所。化工企业向乡村地区转移并不能解决环境污染与安全生产问题,近些年来随着国家相关部门的重视,未来远离大城市的乡村地区将不会再是化工企业转移的目的地,而大城市远郊区的大型化工类园区可能是化工企业最终的归宿。然而,那些高污染、高能耗、安全隐患大,导致其没有资格进入大型化工区的化工企业最终将被彻底淘汰。

相关文章

投稿报料及媒体合作

电话: 020-22374810

E-mail: jiangjj@ibuyche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