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油气行业挑战与机遇

来源:油消息 2020-01-14 15:38

慧正资讯:2019年12月注定是俄罗斯油气行业发展史上不平凡的一个月。3日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北段正式通气,开启了俄罗斯进军天然气市场的新纪元;6日,以俄罗斯为首的11个非欧佩克产油国与沙特领导的欧佩克国家就深化石油减产协议达成一致,与美国页岩油“针锋相对”,成为中短期内支撑国际油价的主要因素,进一步提升了俄罗斯在全球能源市场的影响力。

2014年国际油价暴跌以来,欧美对俄罗斯油气行业发起制裁。为鼓励北极海上、低渗透油气藏等难动用油气资源的开发,俄罗斯出台了一系列优惠政策。另外,还加强与沙特等产油国的合作,实施多轮联合减产,不仅增加了油气收入,而且收获了国际影响力。

天然气:管道气出口基本稳定 LNG出口大幅增长

俄罗斯能源部预计,该国2019年的天然气产量比2018年增加2%,至7400亿立方米,其中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的产量约为5000亿立方米,占俄罗斯天然气总产量的67.6%,诺瓦泰克等其他公司的产量约为2400亿立方米,主要受液化天然气(LNG)产量增长推动。俄罗斯媒体称,2019年上半年,俄罗斯管道气出口量同比微降0.3%,至1230亿立方米,但受价格上涨影响,管道气出口收益增至近300亿美元,同比增长10.7%;LNG出口量同比大幅增长20%,至230亿立方米,出口收益达到39亿美元,同比增长近50%。俄罗斯能源部还预计,2019年,俄罗斯LNG出口量比2018年增长44%,达到390亿立方米。

俄罗斯2019年LNG出口量的大幅增长主要得益于亚马尔LNG项目。据负责该项目的诺瓦泰克公司称,2019年上半年,亚马尔LNG项目正式投产的3条生产线(总产能为1650万吨/年,还有一条产能为90万吨/年的生产线在建)累计生产了900万吨LNG和60万吨凝析油,已超过额定产量。

天然气出口管道建设进展也比较顺利,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北段于2019年12月正式通气;土耳其溪管道项目的两条海底管线中的一条已于2019年1月开始充气,进入管线投用前的最后测试阶段,另一条向南欧和东南欧国家出口天然气的管道尚在研究中;向欧洲出口天然气的北溪2号管道项目因欧美制裁进展缓慢,不过虽然美国近期出台了专门针对该项目的制裁措施,主要承包商也因此暂停工程,但由于管道主体铺设已基本完成,且德国等欧盟国家并不赞成制裁该项目,预计北溪2号管道仍会在2020年建成投用。

原油:产量与出口量 保持稳定增长

根据俄罗斯能源部的统计数据,2019年1~10月,俄罗斯累计生产原油(含凝析油)4.66亿吨,预计全年产量将达到5.6亿吨,约合1125万桶/日,较2018年的5.56亿吨增加了400万吨。

2010年,俄罗斯原油产量首次超过5亿吨,创下苏联解体以来的历史纪录,随后保持稳定增长,即使面临欧美制裁和低油价的不利条件,且参与欧佩克联合减产,俄罗斯原油产量也仅在2017年同比微降了100万吨,其他年份均保持1%的增幅。

从原油产量变化结构看,近海大陆架的产量增速明显放缓,仅10%左右,西西伯利亚地区陆上难动用储量和东西伯利亚陆上新区产量增幅超过50%,是俄罗斯近几年保持原油产量稳定的重要基础,老区产量递减约15%。俄罗斯石油公司是俄罗斯第一大原油生产商,其原油产量约占俄罗斯总产量的35%,预计2019年原油产量增长1.5%;鲁克石油位居第二,也是俄罗斯最大的独立石油生产商,其原油产量约占俄罗斯总产量的15%,预计2019年产量与2018年基本持平。

根据俄罗斯海关数据,2019年1~10月,俄罗斯累计出口原油2.23亿吨,约占其原油总产量的47.8%,其中向独联体国家出口1400万吨,同比减少10%,主要受土库曼斯坦和白俄罗斯进口量减少的影响;对非独联体国家的原油出口量达到2.09亿吨,同比增长5.6%,主要受对中国原油出口量增加推动。预计俄罗斯2019年原油出口总量为2.68亿吨,同比增长3.9%。按照目前62美元/桶的乌拉尔原油平均水平估算,预计俄罗斯2019年的原油出口收入约为1300亿美元,占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7.3%。

成品油:生产与出口 升级改造推动品质提升

2019年前十个月,俄罗斯国内炼厂共处理原油2.36亿吨,同比略降0.4%,预计全年加工总量为2.83亿吨,低于2018年的2.86亿吨,主要是受该国石油行业税费改革和炼厂升级改造影响。2014年油价下跌以来,俄罗斯国内炼厂的原油深加工能力呈持续提升趋势,并在2017年明显加速。2018年,俄罗斯拥有深加工装置炼厂的加工量为2.11亿吨,比2017年增加了500万吨,二次加工中的加氢裂化处理量增加了140万吨,催化裂化增加了70万吨;俄罗斯炼厂的整体原油加工深度为83.4%。

俄罗斯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10月,俄罗斯成品油总产量为1.35亿吨,同比略降0.7%。其中汽油产量为3327万吨,同比增加3%;柴油产量为6471万吨,同比增长0.3%;燃料油产量为3749万吨,同比减少4.6%。预计俄罗斯2019年的成品油总产量为1.62亿吨,比2018年减少2.4%。

虽然2019年俄罗斯的原油加工量和成品油产量比2018年均有不同程度下降,但高品质石油产品的占比持续提高,主要是因为政府税收政策引导和对油品标准要求提高,推动其国内炼厂设备升级改造计划逐渐付诸实施。2019年前十个月,符合俄V(与欧V相当)标准的汽油和柴油产量分别占俄罗斯汽油和柴油总产量的98%和92%。成品油出口方面,根据俄罗斯海关的数据,2019年1~10月,俄罗斯共出口成品油1.16亿吨,同比下降8%,主要是受汽油和燃料油出口减少影响。

炼油业:内销与出口分化明显

俄罗斯炼厂的内销与出口业务呈明显的分化特征:向国内市场供应燃料油的板块几乎全部处于亏损状态;向国际市场出口燃料油的板块平均利润则略有增长,这主要得益于关税优惠和卢布贬值。

2018年,受国际油价上涨、卢布贬值、国内限价等影响,俄罗斯燃料油市场形势严峻,为减少炼厂亏损,俄罗斯政府为炼厂的国内燃料油供应业务引入了补偿机制,向炼厂支付西北联邦区海港出口价与政府基准价之间的部分差额。其中柴油基准价为5万卢布/吨,汽油为5.6万卢布/吨。

若基准价高于出口价,则该机制反向运作,即石油公司向国家财政支付部分差额。2019年支付的份额为差额的60%,自2020年起降为50%。每年基准价变化指数为5%,如果国内市场的批发价偏离规定基准价超过10%,则补偿机制变为0。此外,当出口价超过基准价时,还在补偿机制的基础上增加附加补偿费,按照柴油5000卢布/吨和汽油5600卢布/吨的比例计算,一半的附加补偿费将由增加的石油开采税负担。

但这一机制未能解决炼厂国内业务亏损问题,主要原因是补偿额度与国内市场价格没有直接关系,计算方式不合理。如2019年1月受汽油库存增加和国内市场需求降低影响,俄罗斯的汽油出口价高于国内批发价,但低于政府基准价,按补偿机制公式计算的补偿额度为-3600卢布/吨,也就是说,炼厂此时向国内市场供货不仅得不到补偿,而且需要为销往国内市场的汽油每吨支付3600卢布的费用,与补偿机制对在国内市场销售造成的损失进行补偿的本质相矛盾。长期来看,俄罗斯国内燃油市场政策和价格不会出现本质性改变,炼油业的国内销售亏损仍将持续。

与国内业务的亏损不同,俄罗斯炼油企业出口业务的盈利水平和能力呈总体增长趋势。这一方面得益于出口关税,2014年油价下跌以来,俄罗斯原油和成品油出口关税都有所增加,但整体而言,俄罗斯的成品油出口关税低于原油,目前约为原油出口关税的30%;另一方面得益于卢布贬值,油价下跌以来,卢布大幅贬值,一定程度上放大了出口对炼油企业经营效益的贡献,提高了企业出口成品油的积极性。

根据市场统计数据,俄罗斯炼厂2018年的整体边际效应比2017年减少了1美元/桶,但出口板块的收益水平比2017年增加了两美元/桶,出口板块的盈利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国内销售业务的亏损。不过,整体来看,俄罗斯炼油企业的装置和技术与世界先进水平差距较大,缺少高附加值的石油产品。为了提高国内炼油企业的整体水平,俄罗斯在新的石油行业税收改革中引入了设备的现代化改造协议,用于设备升级的投资超过600亿卢布,以及改造后汽油占比超过10%的大中型炼厂的退税制度,目的就是引导炼厂升级改造,增加高附加值石油产品出口量。

政策走向 提高政府收入 促进油气出口

目前来看,俄罗斯油气政策调整的总体走向是增加政府收入和促进油气出口。一方面,借助税费体系改革扩大税基,提高政府收入。2018年7月和8月,俄罗斯政府先后两次通过法令,对石油行业税费进行改革,总体原则是逐年降低原油和石油产品出口税直至取消,并等额提高石油开采税,规定2019年1月1日起,在原油和石油产品出口税征收时引入常系数,2019年为0.833,以后逐年降低,到2024年降为0,出口税将完全取消。

综合考虑原油储量、产量、品质,油价、汇率等因素设计原油开采税税率计算公式,2019年1月1日起,利用该公式计算的税率乘以常系数为征收原油开采税的税率,该系数在2019年为0.167,2024年提高至1,与出口税降低幅度相对应,由于开采税的税基大于出口税,新税制将为政府带来更多财政收入。

另一方面,适当减少按量征税,实行按利润征税,提高企业增产积极性,为稳定油气出口提供资源保障。俄罗斯油气上游税费一直是按量征收,不考虑企业的投入情况,导致上游企业税负较重,增产积极性不高。2019年初,俄罗斯开始尝试按财务结果征收企业所得附加税,按照采出程度、产量、是否享有出口关税优惠等条件划分4类适用油田,税基为开采区块的营业收入扣减实际支出、矿产资源开采税、出口关税、运费等,税率为50%,目前正在35个区块进行试点,这些区块的原油产量约占俄罗斯原油总产量的4%。

此外,俄罗斯还通过加大基础设施建设力度为扩大油气出口提供通道保障。2018年9月,俄罗斯政府通过了《2024年干线基础设施现代化改造与改扩建综合规划》。其中包括两个重要项目,一个是供气基础设施发展项目,包括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建设、西北输气系统扩建、萨哈林—哈巴罗夫斯克—符拉迪沃斯托克管道扩建;另一个是输油基础设施发展项目,包括泰舍特—斯科沃罗季诺原油管道和相关港口扩建、库尤姆巴—泰舍特原油管道扩建、西北与南方输油管道的扩建。这两个项目为俄罗斯向亚太地区出口更多油气资源奠定了基础。

相关文章

投稿报料及媒体合作

电话: 020-22374810

E-mail: jiangjj@ibuyche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