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疫情+低油价影响最严重的七个产油国

来源:石油圈 2020-05-22 18:02

慧正资讯:受疫情影响,本已羸弱的全球经济受到重创,正在缓慢恢复中。对于那些依赖石油这种既是工业血液又具金融属性的能源来推动经济的国家而言,从欧美到非洲,全球主要产油国的日子比大多数国家都要艰难,因为他们面临着疫情与油价暴跌的双重冲击。而随着越来越多地区重启经济,全球石油需求改善,特别是欧佩克+减产措施初见成效,加之北美页岩产量迅速下降,市场重获信心,油价回升迅速。

石油圈选择七个产油国:对全球原油供应市场举足轻重的沙特、俄罗斯、美国,地处中东的伊朗、伊拉克,以及经济本已捉襟见肘的非洲产油国尼日利亚和安哥拉,以此窥斑见豹,看看在疫情和油价双重打击下产油国面临的危机,以及油价回升对他们未来社会经济的影响。

01. 沙特:财政平衡仰仗预算削减

作为欧佩克最大的产油国和创始成员国之一,沙特是该联盟的实际领导者。然而,由于其对石油的高度依赖(占GDP的50%)和每桶76.1美元的财政收支平衡,在其2020财年预算中假定油价为每桶60美元,是目前WTI每桶25.43美元价格的两倍多。沙特是受疫情打击和油价暴跌影响最大的产油国之一。截至5月上旬,沙特阿拉伯已报告4.2925万例冠状病毒感染病例,其中264人死亡。

由于疫情影响与赢得油价战所需,沙特成为今年承受欧佩克减产份额最大的国家。5月减产协议生效以来,沙特出口削减幅度最大。沙特石油日均出口量为726万桶,环比下降224万桶。5月18日,油价飙升11%,这也得益于沙特5月11日宣布将在6月追加减产100万桶/日。路透社预计,沙特阿美6月份日产量将为750万桶,远低于4月份的逾1200万桶。5月俄罗斯和沙特宣布肩负“共同责任”仍坚定致力于实现市场稳定,并将加快恢复石油市场平衡。

据彭博社4月1日报道,沙特计划削减“2030愿景”经济转型战略实施预算。该战略于2016年推出,旨在摆脱对石油的依赖,实现经济多元化,吸引外国投资。预算削减幅度将超过政府要求的20%。截至目前,沙特已宣布2020年将削减5%的预算,同时还宣布了320亿美元的一揽子计划,旨在帮助企业渡过危机。同时,沙特有待纾困的财政状况也将沙特阿美收购萨比克的690亿美元巨额交易于危险境地。大量减产造成的收入剧跌以及油价战所付出的沉痛代价,也让一向出手豪爽的沙特尝到了“节衣缩食”的滋味。极低的生产成本使沙特的石油公司保持了高利润,但必须以固定汇率和每桶50美元至100美元以上的盈亏平衡预算价格为政府预算提供资金。主权财富基金、债务回收和资产出售尚可维持一段时间,但恐难长期坚持。

02. 美国:缓速回血 页岩复活缺乏动力

美国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石油生产国,疫情前日产大约1310万桶原油和伴生气凝析油。疫情爆发将市场需求打压至最低,迫使页岩生产商大幅削减预算,减少钻探活动,也有诸如惠廷这样的大型页岩公司因承压过重而破产。虽然美国不属于欧佩克+减产计划的一部分,但美国4月份的石油日产量下降了90万桶,至1220万桶,产量下降的主要原因是主要页岩生产商在全球油价暴跌情境下被迫停产。随着现有油田的不断停产,急剧下降的开机钻井数也在证明,日渐减少的钻探活动会对美国未来油气产量产生巨大影响:美国的钻机数量同比减少了62%,相当于2009年的钻机数量。

尽管能源行业一直是美国经济的主要推动力,支撑着1000多万个就业岗位和近8%的GDP,但与欧佩克成员国的平均水平相比,美国对石油的依赖程度要低得多。然而,美国页岩行业仍极易受到严重信贷紧缩和破产的影响。据EIA预测,6月美国7个主要页岩层的原油产量将下降至782.2万桶/天。这将是自2018年8月以来的最低水平。原油和凝析油日产量降幅最大的地区是二叠纪,预计将减少8.7万桶,至429万桶。第二大油田鹰福特预计6月日产量将减少3.6万桶,至117.4万桶。EIA预测2021年美国原油日产量将减少80万桶,这将是有记录以来美国原油产量的最大年度降幅。

对页岩生产商而言,减产与欧佩克强调的“共同责任”毫无关联——美联储提振经济措施乏力,库存空间仍然稀缺,即使全美50个州已在5月20日重新开放,需求依然不尽人意。美国页岩区已宣布在二季度每日减产逾150万桶,这略微提振了油价和市场人气。但随着价格上涨,一些页岩生产商可能会忍不住恢复生产,反而会将正在缓速回血的页岩市场扼杀在萌芽状态。因此虽然拥有深厚的行业基础与国家强大经济实力的背书,本已负债累累的美国页岩行业想要凭借油价回升满血复活,尚缺乏强劲动力。

03. 俄罗斯:静待欧洲天然气市场复苏

目前来看,疫情对俄罗斯油气行业的影响远没有油价战的影响大。除个别地区外,俄罗斯公民自5月12日始可自由返回工作岗位。在欧佩克会议经过数周的僵持以后,俄罗斯最终同意大幅减产,俄罗斯能源部指示各石油公司减产20%,考虑到俄罗斯的石油日产量在去年年底达到了1090万桶,减产数量仅次于沙特。尽管如此,俄罗斯仍因油价暴跌而感到了一些压力。俄罗斯主要石油品牌乌拉尔混合原油的价格一直高于WTI原油,并在过去两周里出现大幅上涨,但目前每桶30.10美元的油价仍远低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估计的平衡预算所需的每桶40美元的水平。

5月18日油价显著回升后,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表示,俄罗斯承诺将严格遵守欧佩克+石油协议;俄罗斯敦促各国遵守欧佩克+减产协议。5月22日俄罗斯再次承诺将尽快实现最大程度减产,在新一轮减产中,俄罗斯已接近完成配额。配额规定俄罗斯需要将产量从1100万桶/天削减至850万桶/天。5月1日至19日,俄罗斯石油和凝析油的平均日产量为942万桶。据估计,不包括凝析油产量,俄罗斯今年平均原油日产量为872万桶。这接近850万桶/天的配额。因为俄罗斯不仅仅依靠石油产量而更多的凭借销往欧洲市场乃至全球各地的天然气实现其油气行业的存续发展,因此只要欧洲经济景气度有所提升并恢复天然气需求,俄罗斯在本次疫情与低油价中所遭受的损失将会得到一定程度的弥补。

04. 伊朗与伊拉克:“难兄难弟”

对于地处中东地区的两伊而言,石油始终是国家经济发展的命脉所在,然而特殊的地缘政治因素以及国际外交环境,让伊朗与伊拉克即使在油价回升的利好态势下仍是“难兄难弟”。

截至5月上旬,伊朗确诊病例达11万多例,但这个中东国家已经开始放松对正常生活的限制,以支持长期受到美国制裁打击的社会经济。2018年由美国制裁伊朗开始,该国的石油产量几乎减少了一半。尽管如此,伊朗仍是重要的全球原油市场参与者,3月份的石油日产量约为202万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日前估计,伊朗需要油价达到每桶389.4美元才能达到政府收支平衡。虽然疫情肆虐全球,但美国并未对伊朗国内经济困境有过恻隐之心而放松制裁,因此不管是欧佩克大幅减产还是油价有所回升,对伊朗的未来解困预期并不乐观。

与邻国伊朗相比,伊拉克相对没有受到疫情的严重影响。伊拉克是首先进入封锁状态的国家之一,也是放松限制以后首批解除封锁的国家之一。伊拉克是欧佩克的第二大石油生产国,坐拥位居全球前列的探明石油储量。但早在3月减产协议之前,2019年伊拉克石油日产量达到了创纪录的488万桶,而当时欧佩克正竭力压低产量以提振油价,所以此次伊拉克无法凭借饱受战争创伤的理由回避减产。伊拉克需要每桶60.4美元的油价来平衡收支,这远高于欧佩克许多产油国的标准,因此油价回升对于该国的影响主要在于对其长期处于窘迫状态的财政状况起到微薄的助力作用。

05. 尼日利亚与安哥拉:财政全靠石油

非洲大陆的产油国如尼日利亚、安哥拉等,根本无法与沙特和俄罗斯的低成本进行竞争。因此油价时而涨跌互现,对此类产油国影响颇大。

尼日利亚是非洲最大的石油生产国,2018年尼日利亚从油气中赚取了326.3亿美元,石油销售占其外汇收入的90%、财政收入的60% 以及GDP的9%。2020年3月尼日利亚日产原油178万桶。低油价使尼日利亚石油收入缩水80%,目前,尼日利亚大幅降低了原油价格,尼日利亚石油资源国务部长蒂米普•西尔瓦表示,目前,该国唯一的应对措施就是降低石油价格,并尽可能多地开采石油。4月,尼日利亚对其原油Qua Iboe和BonnyLight以每桶3美元的折扣价出售,这是该国近几十年来最大的折扣。然而尼日利亚的财政收支平衡水平高达每桶144美元,在沙特、巴林、阿曼、科威特、阿布扎比和卡塔尔等中东和非洲主要产油国中最高。在石油价格为30美元的情况下,尼日利亚今年的收入损失估计为154亿美元。油价回升对于尼日利亚来说是重大利好,油价反弹将令尼日利亚增加28亿美元收入;同时,尼日利亚已将5月与6月的产量调整至140万桶/天,下半年为150万桶/天,明年年初至2022年4月为160万桶/天,产能不受欧佩克减产限制。

截至5月12日只有45例确诊和2例死亡的安哥拉,是非洲第二大原油生产国,3月份的原油日产量为140万桶。考虑到安哥拉在过去10年里原油产量急剧下降了30%,反映出安哥拉多年来对新项目的投资严重不足。安哥拉也是非洲大陆条件较好的产油国之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估计,安哥拉需要油价达到每桶55美元,才能实现财政收支平衡。油价暴跌让非洲大陆上此起彼伏的钻井作业陡然停滞,对诸如安哥拉的积弱小国而言更是雪上加霜。安哥拉2007年1月加入欧佩克,在当年的减产行动中,曾因经济困顿享受不限产的待遇。

疫情来袭前,安哥拉正努力改革石油业,包括将国有石油巨头Sonangol的股权私有化,以遏制产量下滑。由于安哥拉石油产业主要是海上产业,生产成本高,加上多年来投资不足,油价令安哥拉产能易受冲击。正是意识到油价涨跌对自身经济影响巨大,因此安哥拉也强烈支持减产。在减产协议达成前,安哥拉就已承诺在2018年10月的基准上削减产量近四分之一的石油产量。减产规定,安哥拉必须从5月起将日产量降至118万桶。4月20日油价曾跌至20年来的低点,随后略有反弹。因此即使油价回升,基于自身实力安哥拉也会坚定支持欧佩克协议。

综上可见,评估油价对产油国的经济影响,很重要的是看油价对这些国家平衡收支的需要:IMF预计,2020年沙特阿拉伯要实现财政收支平衡,每桶油价必须保持在76.1美元,阿联酋则需要69.1美元,科威特需要61.1美元,伊拉克需要60.4美元,伊朗需要每桶389美元,尼日利亚需要每桶144美元,阿尔及利亚需要每桶109美元,利比亚需要每桶100美元,安哥拉需要每桶55美元,俄罗斯也需要将近每桶50美元的价格……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到,目前国际油价还远远低于这些产油国平衡财政收支所需的价格。长此以往,这些国家都将不堪重负。

相关文章

投稿报料及媒体合作

电话: 020-22374810

E-mail: jiangjj@ibuyche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