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务逾期、退市警示 广州浪奇预重整会出幺蛾子么?

来源:慧正资讯 2021-04-07 14:53

慧正资讯:祸不单行的广州浪奇“新一部大戏”又再次上演......

2021年4月6日晚间,广州浪奇发布公告称,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广州中院”)决定同意公司债权人立根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立根租赁”)的申请,对公司进行预重整,并同时指定公司清算组担任公司预重整阶段临时管理人。

据了解,广州浪奇是广州中院审理的首个上市公司预重整案件。

预重整期间,浪奇公司自行经营管理,同时应当接受临时管理人的调查和监督,并履行预重整相关义务。预重整期间为3个月,有正当理由的,经临时管理人申请,可以延长1个月。广州中院同意浪奇公司进行预重整,不代表广州中院最终受理浪奇公司的重整申请,不代表浪奇公司正式进入重整程序。

预重整属于法庭外程序,是近年来兴起的一种新型的“将法庭外重组与法庭内重整相衔接”的困境企业拯救机制。预重整主要通过市场化的手段,在司法的有限介入下,准确识别困境企业的重整价值,可以降低重整制度成本,实现对有价值困境企业的尽早拯救,并维护债务人、债权人及相关利害关系人的多元利益。2017年以来,在最高人民法院和相关部委的积极推动下,多地人民法院积极探索预重整实践和相关机制规则,帮助一批有价值的困境企业再生。

对于此次预重整,广州浪奇表示,如果公司预重整成功并成功实施重整,将有利于化解债务危机,改善公司资产负债结构,优化业绩表现。如果重整计划草案不能获得法院裁定批准,法院将裁定终止公司的重整程序,并宣告公司破产。

因此,在预重整程序结束后,如果被宣告破产,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相关规定,其股票将面临被终止上市的风险。

多次退市风险警示

广州浪奇面临“退市危机”,在资本市场已不是新闻。2月28日,公司再度发布公告,提示公司股票交易可能被实行退市。在退市高压下,2月中旬左右浪奇公司股价表现却比较坚挺。

据了解,这已经不是广州浪奇第一次进行风险提示。早在2月1日,广州浪奇就曾发布公告称,或将面临退市风险。

11.jpg

根据“退市新规”,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为负值的上市公司,深交所将对其股票交易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即被*ST。也就是说,2020年底广州浪奇的净资产预计为负,浪奇就会面临“破产”的危机。

近年来,广州老牌日化企业广州浪奇遭遇多事之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从一开始的“洗衣粉跑路”事件,并被爆存货“黑洞”,随着对案件的调查进展,引发出一系列的连环案。

近9亿库存“不翼而飞”业绩下滑成常态

2020年9月27日,主营洗衣粉的广州浪奇公告,公司存放在鸿燊、辉丰两家公司5.72亿的存货不见了。当事公司一个回应“签订合同,但未存放货物”,一个则回应“无合同,无货物”。这一事件一出来,很多人都一头雾水,面对疑点重重的存货失踪一事,当时就有网友们表示:“比扇贝还神奇”、“洗衣粉也有脚”?

2020年9月30日,广州浪奇曾披露,关于部分库存货物可能涉及风险的事项,公司已将一名涉案人员移送公安机关,公安机关已立案侦查。

其中广州浪奇的案发,还牵扯到公司的前任董事长傅勇国。

2020年11月4日,广州市纪委监委发布消息,广州轻工工贸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委员、副总经理傅勇国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广州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公开资料显示,傅勇国曾长期担任广州浪奇董事长,于2019年5月辞职。

2020年12月25日晚,广州浪奇披露公告称,公司已掌握证据表明贸易业务存在账实不符的第三方仓库存货金额及其他账实不符已发出商品金额累计达到8.98亿元。

10.jpg

自爆出“洗衣液”不翼而飞后,广州浪奇的业绩直线下滑、不堪一击。

资料显示,广州浪奇始建于1959年,前身是广州油脂化工厂、广州油脂化学工业公司,是中国华南地区最早成立的洗涤用品生产企业之一。经过十多年的艰苦努力,1990年公司被评为中国最大500家工业企业之一。1993年成为广州市首批上市公司之一,股份制改造及成功上市。

上市以来,广州浪奇业绩呈现波动上涨的趋势。但在梳理近五年财报发现,其营收连续保持增长,不过2018年的同比增长率已滑落至1.38%;同时,净利润在2015年和2018年出现下滑,下滑幅度分别为27.51%、16.71%;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则已连续五年为负。

进入2020年,广州浪奇一直处于亏损状态,2020年上半年净利润由盈转亏,亏损约1.15亿元,去年同期净利润约2615万元,同比下降538.66%,营业收入约为38.88亿元,同比下降43.36%,基本每股收益亏损0.18元,同比下降550%。

面对广州浪奇如此糟糕的财务数据,再结合其价值5.72亿存货“不翼而飞”,大部分中小投资者并不买账,甚至有股民表示此事不禁让人想起了獐子岛。

尽管总部地块拆迁,获得近26亿元的天价拆迁款也无法填补广州浪奇业绩的窟窿。

3.95亿债务违约

除去财报中的各种槽点,广州浪奇可谓“麻烦不断”。

进入2020年10月以来,随着存货“黑洞”的越来越大、债务接连违约。除此之外,广州浪奇还身陷多起诉讼和仲裁纠纷。

多起诉讼包括“我方起诉的买卖及抵押合同纠纷案4起”涉案金额2.83亿元、“我方起诉的租赁合同纠纷案3起”涉案金额351.49万元、与兴发香港进出口有限公司国际经济贸易仲裁案涉案金额936.88万美元、与Project Field Co., Ltd.国际经济贸易仲裁案涉案金额347.43万美元。

在此期间,由于债务屡次出现逾期,导致其多个银行账户、子公司股权被冻结。

11月17日晚,广州浪奇披露公告称,因资金状况紧张,公司及子公司7.04亿元债务已逾期,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36.88%。

据披露,在新增的逾期债务中,最大债权人为恒生银行,逾期金额为6161万元,债务类型为供应链融资。此外,近期新增债权人还包括农业银行、长江高投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以及两家商业保理公司,7项逾期债务累计金额近1.8亿元。广州浪奇在公告中表示,公司部分债务逾期均为贸易业务。

关于债务逾期的影响,广州浪奇在公告中表示,因债务逾期,公司可能会面临需支付相关违约金、滞纳金和罚息等情况,进而导致公司财务费用增加。债务逾期事项会导致公司融资能力下降,加剧公司的资金紧张状况,可能对部分业务造成一定的影响。加之公司涉及相关诉讼事项及资产减值事项,亦可能对公司当期损益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与此同时,广州浪奇还披露了其及子公司新增11个银行账户冻结,该账户冻结金额为1616.2万元。截至目前,广州浪奇及其子公司共39个账户被冻结,其中23个被冻结账户系公司与江苏保华国际以及江苏中冶化工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引起的。截至公告日,广州浪奇累计被冻结的资金合计达0.98亿元。

紧接着巨额土地收储款、以及被证监局出具警示函,被深交所出具监管函,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等,对广州浪奇发展造成的较大的冲击,简直就是雪上加霜。而作为广州国资旗下的一家老牌上市公司,广州浪奇在短短1年内曝出如此多的问题,让投资者愤怒、惊诧。

两个多月后,广州浪奇2020年报将正式出炉,这对于浪奇来说是劫后余生还是跌落谷底,慧正资讯将持续关注。

相关文章

投稿报料及媒体合作

电话: 020-22374810

E-mail: jiangjj@ibuychem.com